蘑菇头的马斯坦

2019-10-23 02:28栏目:动漫动画
TAG:

 蘑菇头的马斯坦:

3.11号。

         

 

                              你好。

                 那一天,你的梦境开始燃起一场大火。

 

 

                               我猜,现在你的脸色应该不会太好。那么请你把信交到霍克艾中尉的手上。估计她正皱着眉头瞪着你,心想,不如等到战争开始的前夜把军部的邮箱给锁起来吧。

                 从南部的仙德拉鲁镇一直蔓延到东部荒芜的伊修巴尔战场。

 

 

                        那么你一定不要生气,如果感到厌烦的话,就请帅气的打一个响指,然后让那些爆裂的火花在懒散的空气上方开出迷人的花瓣好了。

                我看见你疯狂的奔跑。

 

 

                              也许平时的你表面上看起来还是那样的玩世不恭。不过和爱德比起来,在关键时刻的你感觉起来还是比较man。

                 脚底是烧焦的土地。

 

 

                           所以我决定接受你在猥琐的时间段内可以象征性的炒作一下爱德的身高问题。

                 黑色的,像你的绝望。

 

 

                              此时此刻,你距离爬上军部最高层的位置还有几个月甚至几年的时间,而我却等着看那些个所谓胜利的结果也只剩下寥寥无几的耐心。我们宿舍里,xx职员的工作业绩依旧如火如荼的让人眼红。新来的小姑娘们翘着二郎腿坐在上铺,一边拿勺子挖着西瓜一边看你在伊修巴尔的战场上如何的叱咤风云。

                  那个时候,你坐在钢铁的车轮椅上,头发遮住所有的日光。电扇在头顶呼呼啦啦的鸣响,空气里是夏日午后蜜糖的芳香。

 

 

                            好端端的,突然听到关于“未来”这件事的时候,总觉得格外云雾缭绕。我们站在偏离轨道亿万光年以外,眼巴巴的看着无数恒星、行星、星际物质它们搅在一起螺旋飞行、紧缩膨胀、交汇并行,却永远看不到它们的消亡。

                 沿着焦黑的太阳光看过去,没有欢喜的影子,连隐喻都没有。

 

 

                          我知道。我们早在它们消亡之前,就已经变成了分外妖娆的迷雾。

                 或许早在衰亡之前,就已经塌陷成了传说。

 

 

                       不知道你有没有怀疑过,反正我就时常猜测,电影镜头里那些生离死别的画面其实不像想象中的那样悲伤,反倒是那些听起来苍凉高亢的军歌,在唱起来的时候宛如耗子一样,蔫蔫萎缩。他们不过是在混沌的背景音乐敦促下,把各自的忐忑、疲惫和不情愿从水里捞出来,系在身后的岸柱上,然后眼睁睁的看那些载着他们的船只驶向更加遥远的彼岸。

                  然而马斯坦只是说,他在那里看见了火光。

 

 

                       我知道你讨厌修兹准将总是占用军用电话线和你没完没了的唠家常,讨厌他总是纵恿着自己赶快娶老婆,讨厌他习惯的炫耀性的讲着女孩子的事情,但你却依旧对修兹准将的死格外耿耿于怀,你对每一个敌人都重复着相同的问题,以至于我甚至都背下了来自不同版本的台词。真是好笑。在伊修巴尔的战场上,修兹难得的收到女友的来信,你却要说一句,在战场上谈论女友的人都会意外的死于非命。我总是怀疑,你灵验却不性感的嘴唇是否经得住开光。我只有凭猜测,你一定是趁霍克艾中尉不在的时候,偷看了当年红得发紫的韩剧了吧。

                 存在于原本悲哀的神情背后。

 

 

 

                 似乎在一段崭新历程的前夕讲起这些,只想说与你听。

                       我一直在想,你在爬上军队老鼠位置的时候,是否真的只是为了改变国家体制。而不是为了把制服变成超短裙。你一定不敢就这样告诉霍克艾中尉吧,如果她知道你只是为了改变制服的体裁而不得不战斗的时候,我想她一定会撤退到离你100米安全的警戒线外并且毫不犹豫的向你投射一枚核武器吧。那样的话,克里西亚小姐也许会哭的。不要告诉她,她的丈夫竟会死于女人的裙摆之下。

 

 

                那些所谓的真理,一直寻找着的,遥远无期。听起来有些不够吉祥如意,不过,如同我担心你的一样,赛场、战场、考核、寻找、爱人.........好像值得烦躁的事情早已遍布整个星球,只等着一项一项轮换经历,每一次出发都不怎么欢欣鼓舞,都是垂头丧气而又神经兮兮,甚至惊心肉跳,我知道你在意那些常人的手脚,所以,请继续走下去,跑在灵魂发髻的上方,是你钢铁般的铠甲。

                       如果这样子的话,我好像已经把你丑态话了吧,现在的你脸色一定很差,是快要暴跳如雷的样子吧,我想。

 

 

                 直到梦想和现实碰撞出的血迹,洒在钢铁厚重的皮靴上。那些令人窒息的死亡,催促着你从庇佑所或者安乐窝里惊醒过来,要么离弦而去,要么连滚带爬。其实,我知道你从来没有打算飞奔而过,就连只是远远望着前方那身健妖娆的真理,都已经明白这只不过是一个盛大的热闹,自己脚下笨拙的步伐,看起来都不过是一场追捧和闹剧。

                        我知道你们每天都和这些“不得不”的事情对峙着,大多数的时候它们甚至没有什么前因后果,没有什么选项提示,没有场外热线连接,它们就是一张不知道什么时候起草的日程表。被莫名其妙的盖章通过,付诸实行。你盯着银怀表的手也许会颤抖,嘴角却要被迫性的强行微笑。

 

 

                 然而修兹依然在电话亭里喋喋不休炫耀着自己的老婆孩子。话筒的另一边是听的青筋暴起想要烧焦他头皮的头儿。

                      那天透过中央司令部黝黑的窗棂,我看到穿着整齐西装的你,脸上是怀疑这一切非常怡然美好的预谋。

 

 

                以及他在那次热火朝天的战斗现场吊儿郎当的说“你们炼金术师在表演怪物博览会场秀,我这普通人还是保命要紧。”

                        在预知的沮丧对比下,为即将到来的释放如此成功的支撑了你们那点务实的希望。

 

 

                 在那场伊修巴尔的不义之战中。为了赎罪,你们赌上性命压下一切倾倒性的赌注,只是为了准备另一场形式的死亡。

版权声明:本文由澳门新莆京娱乐网站发布于动漫动画,转载请注明出处:蘑菇头的马斯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