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的的恶魔,恶魔人和汤浅政明

2019-11-19 08:20栏目:动漫动画
TAG:

时间追溯到1972年,《恶魔人》的诞生无疑是个不小的冲击。

《恶魔人》非常短,短到一个晚上就能刷完。一共10集,每集25分钟,刨去片头和片尾,不过也就是200多分钟而已,一部长电影的时间,就能看完。

有人说这部漫画是色情暴力等成人元素的鼻祖,但其实这些元素早就被手冢治虫很好的把玩过了。如果说手冢治虫第一个将成熟的电影技法运用于漫画创作,那么我认为《恶魔人》的成就是真正将漫画带入到了成人向的“非人类”领域里。在这之前的“非人类”漫画,几乎都是“想象力的延拓”,“恶魔”的形象更接近于童话故事里的延伸,而恶魔人的出现真正触及到了“人的异化”,并以一种艺术的形式呈现出来。它所设置的恶魔人这个概念就是人向恶魔的一个过渡,人在原始本能与被社会环境异化这两者之间产生了冲突。

作为一个此前并没有接触过原版《恶魔人》漫画的观众,当我看到动画主角不动明成为恶魔人,保持着人类的心,兼具恶魔的体能之后,第一反应是:“哦,又一个超人动画。”心想接下来的剧情肯定是,恶魔人打怪升级,拯救世界,迎娶白富美,走上人生巅峰。

这让我想起了玛丽雪莱创作的《弗兰肯斯坦》,它们创造“非人类”的目的并非是实现一种怪异和想象,或是制造一种恐怖,而是把它当作一种工具,将“恶魔”这个形象从“人”这个母体中抽离出来,再通过“恶魔人”这个矛盾模型来反射人类,以此来讨论人的本质,并将人性,欲望,爱和真理这些词语放置在舞台上呈现出来。

但是很快,汤浅政明,或者说原作作者永井豪狠狠地打了我的脸。万万没想到,这部动画能够在讽刺人性、隐喻政治、血腥黑暗、重口味18禁的道路上走得如此之远,如此刻薄绝情,就像是不在乎任何人的眼光一般。

当然,你可以说在之前的一些漫画作品中也会有这样的表达,但是恶魔人更加的模板化和元素化,他作为一个范例和蓝本影响了许多赫赫有名的作品。在这里不得不提的是三浦健太郎的《剑风传奇》,这部背景设置在欧洲的奇幻漫画常年稳居欧美漫画榜(myanimelist,animenewsnetwork等)第一名,其男主和男二相爱相杀(是真的相爱相杀)以及猎奇的怪物形象很明显都师承恶魔人。另一部我认为联系颇深的是eva剧场版《真心为你》所涉及的宗教和人文内涵,他们极其经典的毁灭结尾很难不让人把他们联系在一起。

以上感慨,用简单的话来说就是,这部动画真的炸裂般好看!

那么,说了这么多,这部改编究竟好不好呢?我只能说很难评价,至少我觉得它是非常规的实验向作品(暴力,色情,表现力),但我认为《Devilman crybaby》不算是很“汤浅”。

《恶魔人》漫画由永井豪在1972年所创作,剧情讲述恶魔即将重返人间,主角化身恶魔人与恶魔对抗的故事。整部漫画的血腥暴力程度是当时前所未见的,被认为是开创了血腥暴力漫画的先河之一。

首先我想说的是,作为是在netflix创作并且独播的动画,他的第一受众群体并不是日本观众,而是更加广泛的群体,我觉得可能是由于这个契机导致会将恶魔人的故事背景从近代(其实也就是197x年而已)搬到了现代,作品本身为了扩大适应度而糅杂了许多现代元素。这并非是一个完美的选择。

但又因为漫画中所包含黑暗、叛逆的世界观,以及直面人性,揭发人类自身内心最深处的阴暗面与恐怖等极端思想,从而让人对人与自然与社会产生深思,影响了后来的许多艺术作品。

从商业化角度来看,的确有更好的吸引力。但从作品本身来看,它让《恶魔人》的巨大魅力之一——“荒蛮感”或者是宗教元素被悄然的抹去了,这就导致了没有原作的那种“史诗感”。什么是这种史诗感呢?《火之鸟》的未来篇中,火鸟冉冉升起的时刻,或者是《真心为你》的最后世界毁灭,真嗣在挣扎中掐死明日香的时刻,这都让我想起了《荷马史诗》里面的希腊歌剧,让人觉得有一种时间的力度与舞台感。而新版的恶魔人并没有展现出原作中庄严的荒芜感,也就是在现代技术手法中被剥离了宗教语言下的一种厚重,以至于许多意象化的表达并没有很好的实现出来。

所以永井豪《恶魔人》与手冢治虫的《怪医黑杰克》,池田理代子的《凡尔赛玫瑰》一起并称为二十世纪70年代三部不朽的巨作,是真正意义上被日本动漫界所承认的神作。

比起ova,这部显然更加忠于原作,整体节奏中规中矩,想要传达的点基本已经达到了。牛尾宪辅依然是我的hero,画面冲击力也是近几年很少能够达到的。作为一部商业作品,它显然是成功的,不过要说这部作品有多好,这就得因人而异了。

而改编之后的新版《恶魔人》,不得不提起的则是身为监督的汤浅政明。夸张的画风、惊人的想象力、扭曲的线条、丰富的色彩,让汤浅政明成为神一般的创作者。

下面来谈谈汤浅政明,在剧情角度,这部《新恶魔人》从某种角度暴露了汤浅不是很能驾驭“大剧情”这个缺点,一些转折点的呈现以及剧情推进的力度显然不算特别出彩。当然,大河内家门口已经堆满了锅等着他了。其实看过了《星空清理者》,之后无论发生了什么我都对大河内评价挺高的。

而在这部《恶魔人》中,汤浅政明再一次把他夸张的画风发挥到淋漓尽致,这也正是得益于原作之中本来就有的色情、暴力、血腥的元素。两者相结合,创造了如此疯狂的一部动画。

我们常常能听到这样一句话:“有汤浅的作品,画面表现力绝对很出色。”这是毋庸置疑的,但我想说的是,作为一个汤浅政明的老粉丝,我认为比起表现力,汤浅政明更擅长的是一种“表达能力”,或者说是通过多媒体的呈现方式进行交互式体验的能力。我总是觉得画面的表现总是服务于内容表达的,而汤浅政明给我一贯的感觉是非常擅长通过“有视觉冲击力的”或者是“奇诡”的画面表现来实现非常柔软的情感表达。举个简单的例子,《心理游戏》里面那段号称“炸裂”的奔跑片段,在狂乱无比的画面冲击下,他把许多意象和情感表达的内容都非常清晰且舒适的传达了出来,概述一下就是“将艺术融入情感传达”的能力。而受制于作品本身的“剧情性”,汤浅的这项技能并没有完全发挥出来,造成一种单有冲击力却缺少共鸣的感觉。

比如动画中为了召唤恶魔所举办的安息日party,怪力乱神,充满了性、暴力和毒品。画面中尽是裸露的胸部和下体,同性或异性的交合,恶魔的出现更是带来断手断脚、爆头剖腹的血腥画面。简直是又黄又暴,也有Netflix这样的平台才能放映吧!

其次,这次处理感情戏的桥段并非汤浅的一贯特色。在之前接到的许多漫改或是小说改作品里,感情的呈现几乎都是“不拖泥带水的点到为止加上精巧结构的完美表达”,比如《乒乓》ep5在离家火车上无声抽泣的孔文革,或者是《四叠半》ep11男主平静的回忆自己在旧书摊上爱上明石的桥段,这样的情感表达用一个词语形容就是“干净”,但在铺垫和渲染之下又觉得已经精确的击中的情绪的点,回味无穷。而在《恶魔人》里,汤浅运用了大量的铺张式的情绪反复表达(如ep4),并且有些回忆杀的插入显然是有些脱离感。战斗场面不去说它,关于女主的心理呈现以及男主的“crybaby”这一层面的表现,本应该可以有更加好的情感处理。

不过,如一开始所说的,在看过这部《恶魔人》之前,对这本漫画真的一无所知。所以真正吸引到我的是 ,动画中的一句台词:

提到汤浅的色情暴力,很难不把《恶魔人》和《兽爪》放在同一层面比较。《兽爪》是一部非常风格化的作品,他的背景就是“荒诞”,将因果从作品中抽离出来,呈现出的是清晰完整的,以浪漫主义为内核的爱情故事。首先从人物设定,男主是一个深受俄底浦斯情结(恋母情结)困扰的男人,心理学上,这种情结包容于“性的想象”以及“反复犹豫的矛盾性格”里面。而女主是一个不肯接受自身身份,想要把“自己”外化到“他者”以实现自我肯定的外向女人,男女主的设定非常的微妙且精细,导致了其中的色情暴力桥段让人感觉既舒适又合理。而且兽爪里的色情表达更偏向一种艺术性的“软”色情,虽然画面很“硬”,但是给人的体验却很柔软(更好的例子是mindgame里的做爱,smooth as f*ck)。而对于《恶魔人》来说,色情暴力仍旧是必不可少的,但是是一种硬色情暴力,讲究的是纯画面,延伸的角度是“冲击力”而不是表达内容的能力,我认为目的达到了,但这并没有发挥汤浅最擅长的地方。

“人类就算试图移动,我们的体能还是不及猫狗,甚至小鸟。”

另一个让我觉得有些遗憾的是,把老作品提上来,少了一种新鲜感。比如我喜欢看1988年gainax做的《飞跃巅峰》,里面涉及到了“在光速里面时间有差距而形成的剧情”,但我在这之前已经看过了《星之声》以及《星际穿越》,再看《飞跃巅峰》就觉得没有那种震撼了。同样的,人与恶魔的故事已经看过无数了,虽然做了很精细的改编,仍然少了一种精神上的冲击力。

那么跑步有什么意义呢?

在2014年成立了SCIENCE SARU公司之后,汤浅政明一直在努力实现自己想要实现的东西。他在之前与渡边信一郎讨论过“动画是否应被主流大众认可”,也曾经透露出想接近商业动画的想法。《恶魔人》无疑是一个很好的机会,通过一部完整的娱乐性很强的作品以及netflix的完美传播平台,汤浅也在做着自己的尝试,没有理由不去支持。

作为一个不擅长,也不太热衷于运动的人,时常都是这么觉得的。说起跑步,人类真的跑不过一只猫。这一点是显而易见的,比如除非我家的猫愿意,否则我永远都不可能抓到它。

总结一下:《恶魔人》不算很满意,但实现了一些应该实现的东西。还有,我永远喜欢汤浅政明.jpg

这句台词之所以至关重要,是因为故事是围绕着校园田径队的几位成员所展开的。其中包括主角不动明,他所在的寄居家庭的女儿木村美树,以及两位重要配角美子和那个忘了名字的天才高中生田径选手。

© 本文版权归作者  西西弗斯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他们都是因为在田径场上的优秀表现而格外引人注目,或者是为了引人注目而不断努力跑得更快。为此,他们不惜把自己变成恶魔。

版权声明:本文由澳门新莆京娱乐网站发布于动漫动画,转载请注明出处:真的的恶魔,恶魔人和汤浅政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