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国边缘

2019-11-26 12:39栏目:影视点评
TAG:

She is a warrior. 全球首映礼,片场座无虚席,却鸦雀无声。影片落幕,掌声如雷。 第十一届西宁First青年电影展的开幕式,有幸亲临现场,与诸多电影爱好者一起,见证这一时刻。 影片的开头,镜头拉的很长很远,我们可以看到风河谷的全貌,被大雪覆盖,一片寂静,浩大邈远。女主角简用追忆的口吻描述过去的点滴,重回故地,那是永远不愿再回想起的过去,也是让人永远不想再踏足的土地。 风雪中出现风河谷印第安保留区的标牌。没错,reserve not protect。这也预示着这只是一个印第安原始部落的保留区而不是保护区。也是影片剧情发生的主阵地。影片伊始,就展示了科里家庭微妙尴尬的关系,他和妻子关系冷淡疏远,整个家庭萦绕着一种诡秘的阴云,也为之后揭示家庭的悲剧埋下了伏笔。 情节从少女娜塔莉的意外死亡展开,在苍茫的大雪中,被强奸的她,光着脚丫在冰上奔跑了6英里,最终倒在雪地里,像个英雄一样。FBI探员简前来调查追凶,而科里主动提出帮助。 娜塔莉的父亲,这个沉稳深情的印第安男人,尊重并深爱着女儿,他说,她已经是个成年人了。他沉浸在失去爱女的痛苦中,科里对他说:坏消息是,你失去了她,永远失去了她,她再也不会回来,你永远变成了那个不完整的自己;好消息是,你必须接受这个现实,没有办法,只能忍受痛苦。 从这时候,科里帮助简的动机开始随着他历经的悲剧渐渐展露出来。科里的小儿子的话一语中的:她也是像艾米莉一样死去的,对吗? 三年过去了,女儿的意外身亡对于这个家庭的伤痛一点都没有减少。自女儿走后,这个家开始变得破碎,科里和妻子明明知道还深爱着对方,可是因为女儿的离去,他们再也无法面对对方,也开始渐行渐远。 这个笼罩在失去至亲的伤痛阴影下的破碎的家庭,和娜塔莉的家庭如今面临的这一现实多么的相似。 科里下定决心找出杀害娜塔莉的凶手,也是为了给自己死去女儿一个交代。他和简,踏上了这条复仇之路。 在这一过程中,以娜塔莉的弟弟奇普的出现为节点,我们看到了印第安原住民保留地青年们的生存状态:他们无所事事,不务正业,吸毒、嫖掠,无恶不作,他们频繁进出监狱,甚至认为在监狱的日子还算不错——典型的社会毒瘤。在得知姐姐的死之后,叛逆的少年奇普内心那部分脆弱的被冰封的部分开始瓦解。 在风雪中顺藤摸瓜,寻踪觅迹,并根据提供的线索,科里和简得知了娜塔莉的男友山姆,并深入守在这里的青年的内部,在一场内讧和混战中,枪口瞄向不同的方向,最后简以FBI探员的身份责令其他人放下武器。我们可以看到州和邦法律的冲突,在联邦法律面前,各州法律可能是失效的,但是事实上,完备的联邦法律并不能将效力深入到这被人遗忘的原住民居住地,法律,在这里,似乎没有武力来得快捷和有效。 在追凶皮特的小木屋前,镜头出现了一段往事的回放。这不是谁的回忆,只是这个木房子里的记忆。风雪夜,娜塔莉来寻找山姆,两人一阵温存。对于未谙世事甚至未出过深山的美丽的印第安少女娜塔莉来讲,眼前雄壮、威武、迷人、温柔、成熟、富有阅历的男人,她根本无法抵抗他的魅力。窗外是漫天风雪,而屋里是一对紧紧相拥的爱人。他给她讲纽约,讲洛杉矶,讲芝加哥,讲在21度的天气过圣诞节的奥哈伊。对于这个祖祖辈辈都定居在风河谷原住民姑娘来说,走出风河谷,去看看外面的世界,是一个遥远的梦想,也是一个她穷极一生要完成的梦想。而眼前的这个男人,是一个窗口,予以她更广阔的视野和贴心备至的呵护。她的眼里两者晶亮的光,她说:那我们以后就去奥哈伊定居吧。这些片段是影片中难得一见的温暖色调,它不以任何人的视角出现,而是如飞来神笔一般叙述这个年轻印第安女孩的爱情、向往和梦想。随之皮特等人的出现,戏谑,侵犯和伤害,改变了这个美好画面的走向。人性可以有多丑恶,他们彼此称兄道弟,却又互相算计陷害,又或许,正应了那句“穷山恶水出刁民”,他们在漫漫风河谷,都在绝望的谷底,因为同病相怜集合成一个团体,却又各自心怀鬼胎,不怀好意。又或许,那不是丑陋的人性,人本来就有劣根性,在极端的环境下会更容易激化和爆发,那是嫉妒,是愤怒,是愚昧,是在这个环境逼迫下的所有伪善面具的撕裂。 开门的皮特举起了枪,站在门口的简首当其冲。远处埋伏的科里救了受伤的简,并一个人俘虏了凶手。他向凶手逼供出了行凶杀人的事实,在皮特谈及那些细节时,他扭头皱起眉头,鼻头一酸,又迅速掩饰自己的悲伤。他想象到娜塔莉和女儿承受的那些痛苦,不能自持自己的情感。皮特说:在这个鬼地方,这雪一般的寂静。这些雪像在这里存在了千年,不停堆积,又源源不断,它一点也不温柔,甚至非常地狂暴和残酷——它让人感到压抑和绝望。无法撼动的高山,无法突破的印第安保留区,和无法改变的命运,给每个出生和生长在这里的人一份残忍的命运宣判书。皮特在这样极端的环境中,人性发生率根本的扭曲。也许他也并非恶意,只是在这绝望的生活使得他彻底崩溃。影片中科里就好像是真理和善良的提灯人,他说:我们来到这里几个世纪,从来没有出去过,但是你必须在这里忍受这一切。他不立即处决他,他知道一枪毙命的复仇的快感无法让他宽慰,这个成熟睿智的男人有他自己的处理方式:他让他光着脚丫逃跑,匍匐在怀俄明州最高峰大提顿峰的山脊上,圣歌响起,不是为仓皇而逃的他,而是对艾米莉和娜塔莉两位勇敢女性的颂歌,她们从冰封的雪山光着脚丫跑向公路的方向,直到耗尽最后一丝力气,正如科里所说:无论你觉得她们能跑多远,她们都比你想象的要跑得远。 最后简得救了,科里给了她一个短吻鳄的娃娃,告诉她:你是自己救了自己,你是多么勇敢的女性。科里和简之间的情感,说不清,道不明,是父女,是情人,是最默契的搭档,和相互欣赏的人。命运安排他们遇见,也让他们惺惺相惜。 故事的结尾,虽然失去了女儿,但是娜塔莉的家庭在这次涅槃中获得重生——少年奇普决心回归家庭。这次猎凶,对于曾经堕落的少年奇普来说,是一场生命的救赎。生活从未公平。影片最后,面容沉静的娜塔莉的父亲脸上涂了鲜艳的油彩,他说他画的是他死去的样子,两个来自破碎家庭命运相似的父亲望向远方,互相告慰,身后的两个秋千碰撞在一起,这一切,很平静,很安宁。 风雪本就让人抑郁,何况是那一望无际的、积年累月的风雪。在猎猎风中,这个流放的部落和失落的文明应当何去何从,是选择生存还是投降妥协,被困在风河谷的不同种族之间也长久存在着尖锐的矛盾,这里有原住民的困惑,有不同的价值选择反叛无奈或沉着坚守。这其实是一场暴风雪的围困和突围。影片最后的字幕:没有人知道到底有多少原住民女性失踪,因为这一失踪人口不在管理和保护范围内。这揭示了印第安原住民的生存现状,通过影片现场的互动活动,我们得知影片导演泰勒·谢里丹为了拍摄这部电影,曾在原住民保留地生活三年,与那些沉静闲适的原住民有着深入接触,他研究这一社会现实超过五年,多年磨一剑,才为我们呈现出如此具有电影人的担当和使命又如此手法娴熟、精益求精的处女作,给我们以心灵的触动乃至撞击,呼吁法律的精进和人权的保护。 美丽又坚强的印第安姑娘们啊,愿你们深深被爱,也愿你们获得长久幸福。 展映的这一天上午,起床时就看到linkin Park主唱查斯特·贝宁顿的自杀新闻。心里咯噔一下。初中时拿一个哥哥废弃的键盘手机当闹钟,里面有一些歌曲,当时听了一首感觉很振奋,就一直把它设成手机闹铃。 后来才知道,那首歌叫《In the end》。后来陆陆续续地听他们的许多歌。谈不上狂热粉,但也许过那种一生一定要看一次LP现场才不遗憾的宏愿。没想到,结局早就写在开始的那一页——In the end。那台旧手机早已不见踪影,没想到伴随我整整两年的铃声,最后变成了绝唱。 在写这篇影评的时候,在放LP的歌单,想要这一晚听个够,以后再也不要触碰了吧。然后听到了声嘶力竭的呼喊“Invisible”,这是查叔对个人困境的呐喊,同样,用在这部电影上也贴切不过,失踪的印第安少女,不也是“Invisible”吗? 他这一生荣耀,也一生灰暗,巨星从人间陨落,在天堂嘶吼。如他所言:When life leaves us blind,love keeps us kind。苍莽风河谷,颓败的美国西部,希望你把爱留下。

“我独自一人随风奔跑,你充满爱意的双眼遥不可及,这里的冬天,永远不会到来。”

© 本文版权归作者  JillCrystal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本期推荐佳作:《猎凶风河谷》

豆瓣评分:7.7

冰天雪地的夜晚,一名印第安少女倒在怀俄明州群山间的风雪里。没人知道她经历过什么,又为何殒命于此。

一位经验丰富的老猎手,一位初来乍到的FBI探员,为了揭开少女遇害的真相,踏上了漫漫雪国之路。

图片 1

本片由美国导演泰勒·谢里丹自编自导完成,作为《边境杀手》、《赴汤蹈火》的编剧,他的风格独树一帜,极具冰冷孤独的代入感。

同时,本片演员配置也很富特色。男女主角分别是“鹰眼”杰瑞米·雷纳,“猩红女巫”伊丽莎白·奥尔森两位超级英雄。

声明:若还没有看过本部作品,建议屏蔽下文,先行观影体验。

————————————————————分割线———————————————————————

这是一个发生在美国怀俄明州印第安人保留区的故事。那里常年飞雪,是美国国土上被遗忘的角落。

在美国社会,种族歧视自始至终都是主要的社会矛盾之一。印第安保留区制度就是美国社会发展进程中,人种间隔阂的直接产物。表面上,保留区维护着印第安人的土地利益,但同时也如“集中营”将他们圈禁其中。

这一制度本身,就是白人与印第安人种族敌视的历史遗留标志。

图片 2

保留地

科里是位经验丰富、沉稳成熟的猎人,任职于风河谷的美国鱼类及野生动物管理局。枪法过人的他在这里帮助猎杀高危险性的是肉食动物。在这片雪原里,他是优秀的猎手,是值得信赖的守护者。

然而,每个留守此地的人都有一段不堪回首的过去,他的那段过去是关于逝去他逝去的女儿,和即将分崩离析的家庭。

图片 3

图片 4

为了完成委托,顺便送儿子到外公家暂住。科里驾车来到印第安聚集地,路上看到的多是无家可归的人。

图片 5

聚集地外倒悬的美国国旗。这是印第安人反对政府的抵触和对抗。

了解情况的科里把儿子留给岳父岳母,踏上搜索美洲狮的旅途。但在山中的一片空地上,他发现了早已死去多时的女孩娜塔莉——科里挚友的女儿。她也是女儿生前最好的朋友。

图片 6

FBI很快就排了探员珍前来调查。但看到部落警署的一众人看到FBI派来的是个初来乍到,完全不了解当地情况的白人探员,或多或少都表现出不信任。

图片 7

科里的岳母很不友好地把已故孙女的留下的冬衣借给珍,叮嘱她到时归还。告别了儿子,科里便和珍到了案发现场。

作为一名菜鸟探员,珍显然对这样冰天雪地的现场环境毫无经验,常规探案的手段对此束手无策。科里用自己丰富的经验,为珍还原现场经过和死亡原因,但依旧不知女孩为何赤足奔跑在冰天雪地。

麻烦还不止于此,实践报告显示女孩生前受到性侵,但验尸官拒绝把性侵事实放入死亡报告来让FBI介入谋杀案调查。(非谋杀案会由保留区自治部门接手),老警长本也对此无动于衷,似乎对此习以为常。这一切都让珍无法理解。

图片 8

珍和警长本造访了被害女孩的家,作为印第安人的父亲马丁对于珍充满了敌视和不信任,拒绝透露相关信息。珍希望和女孩母亲交流,却发现母亲躲在屋里痛苦着自残。无奈和痛苦让珍无以自处。

图片 9

马丁的敌视与不满

科里及时赶来,马丁终于绷不住在房外大声痛哭。科里安慰对生活丧失信心的马丁接受丧女之痛,为了他那个已经自暴自弃的儿子奇普。这一点这两个伤痕累累的男人同病相怜。

无可奈何之下,珍、科里和警长希望找到和瘾君子混在一起的奇普。在他们的居所,珍和警长意外受到了毒瘾者的袭击。一番惊险的追捕后,珍击伤了袭击者,但警长却坦言说救护车太远,只能放任他死在这。

得知了姐姐的死讯,奇普悲痛万分,声嘶力竭的呼喊淹没在漫天大雪里。

他连最后一个亲近的家人也失去了。

图片 10

营地外,科里发现了一条通向案发地的雪橇痕迹,两人沿着踪迹寻找,意外发现了另一具被秃鹫啃食过半的裸体男尸。案件更加扑朔迷离。

版权声明:本文由澳门新莆京娱乐网站发布于影视点评,转载请注明出处:雪国边缘